对于最近「国安法」出台,导致香港和香港人无路可走的而不得不去支持香港独立的事情(用他们的话说就是「官逼民反」「逼上梁山」),我的心情其实十分复杂。确实,正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,才那么同期他们的遭遇,也理解甚至是(有点不情愿的)支持他们的做法,确实是「无路可走」了吧。

刚才所说的我的心情十分复杂,因为里面惨杂着矛盾。我无比支持他们这么做,但是却惨杂着一种可惜,一种「被丢下了」的感觉。这里倒并不是因为所谓的中国认同和民族主义情绪,而是因为作为从小到大在广州长大的我,看的电视剧、电源,听的音乐,都是香港人的。我从小就觉得香港无比的亲切,我喜欢那看着杂乱却看起来有美感的香港街头,我喜欢粤语……我想,喜欢香港的程度是无法用语言说出来的,说得再多也表达不了我对香港的敬佩。

香港人想独立了,香港人独立以后,也许会好起来吧。但是在我以后抵达香港,香港人会怎么看我呢?即使我们立场一样,会说粤语。还是「同声同气自己人」吗?还是更加的相互不理解呢?我虽支持,但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。我的想法是悲哀的。

唉,有时我觉得我是一个自由的、有独立人格的人,但是现在却觉得,现实的枷锁还是太多了。

最后还是感谢「穷风流」让我知道,现在,以后,我应该怎么办,它救了我:

唔好唔记得 03 年沙士期间我写咗首《穷风流》,华丽同风流,唔一定要有钱。英文有个字好有趣,叫 decadent,在颓败氛围同时势,仍然保持美态咁解。从来唔觉得华丽同富贵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