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,在中文世界里反思文字/语言是难得可贵的事情,因为这意味着认识了媒介论以及「有些事情不是天经地义」的,我确实希望中文世界能有更多这样的讨论,但在我看来,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是反思错了对象。

因为「文字」从来不是底层,Alan Key 把人类的「本能」和「非本能」做成了一张表

注释:Alan Kay 认为「人的本能」是不需要经过学习、逻辑、思考就能够掌握的事情,而「非本能」则是需要学习、逻辑、思考才能够掌握的事情。

为了说明我的论述,写作(Writing)是表达文字的一种方式,因此我把「文字」当作是「Writing」,而「Language」则是构建 Writing 的基础,而语言是「人的本能」。所以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语言(Language)是比文字(Writing)更加底层的东西。语言是「人的本能」天生就能掌握,而「文字」需要语言作为基础,是需要学习的东西。这样的话,我可以认为文字是语言的逻辑化的体现。

这就引出了我的观点,我认为比反思「简体中文写作」更加重要的事情是——「反思语言(Language)」。因为文字是语言的逻辑化体现,所以我认为只要语言是怎么样的,文字就是怎么样的,不论你改用了繁体中文写作,还是英语写作,只要常用的语言习惯没有变化,其实是没多大变化的。

如果用举例子的说法来说,像简体中文的一些论述「商女不知亡国恨」「装外宾」「打脸」…这些难道不都是口头语言吗?我认为反思这些语言是更为重要的事情。